大为自动化社区

登录/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论坛 大为产品论坛 气动技术论坛 >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查看: 3|回复: 0

[气缸技术]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复制链接]

2929

主题

0

粉丝

6072

金钱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9-07-12 05:52:07 |显示全部楼层

【导读】那是春天,乍暖还寒,没有一只鸟在我的眼底飞过。爱情从我的怀抱里艰难地出走。我边写信边流泪,斑斑泪痕打湿了信纸。他收到信。怃然,说这一辈子再不会碰到第二个像我这样真心对他的女孩。
我的老家在湘北的一个城市。常德,你知道吗?我在聊天室问别人。知道。就是《桃花源记》里指的那地方。看来林子大了,是什么鸟都有,晓得这些掌故的网友还蛮不少哦!不但如此,我得意地补充说,唐代鼎鼎出名的诗人刘禹锡就在常德(当时称朗州)一呆十年,吟诗二百首。著名女作家丁玲也出生在这里。所以这座江南小城的上空,连空气中都仿佛充满了文学的味道。
常德出美女。这一条却是人家告诉我的。当我像一尾小鱼在新浪网悠闲的游弋,网友听说我是常德MM,立刻耕者忘其耕。不错哦,出美女的地方!我一时语塞。怎么我会不知道?他们却不由分说将我的迟疑推理为虚怀若谷,恭维说那是因为你身在此山中。当然,我不习惯别人膀阔腰圆地问我多高多重,或是死皮涎脸地追我看照片。一来二去,我开始对网络的性冷淡。
常德出美女,但并非所有常德女人都像桃花源的桃花一样美丽。我便如此。但拒绝网络并非容易受伤害,实际上我很乐观,而且像简爱一样有自信。因为深遂到网络背后的轻薄和苍白。我的大学女友们,她们成天花枝招展地驰骋爱情沙场,时而被伤得体无完肤,稍息之后,又转战某个男人并不宽广的怀抱。她们总不会因噎废食,并且还因袭了武林中的一种奇怪招术,死一次功力增大一倍,结果孤独和尴尬的总是我。我总不能对某个心仪的男人讲出你是风,你是电,我要爱你这样低级的话。古代女人出嫁是要蒙头盖的,最后才被允许揭了头盖。我就是这样一个骄矜持重的人。大学前三年,我都专注于学业。我所学的电算会计专业,就像我的人一样,外表朴实,却主张厚积薄发。我以为这便是我的舞台。在爱情来临之前,我一直都借它取暖和打制梦想。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爱的人。既不是驾着五彩云,也没有骑白马。我们很快坠入爱河。那是大四那年,一个桃红柳绿的春天,故乡的桃花开得热情奔放。一场异乡的邂逅,让我从此对一个以公元纪年的时间和一座城市格外感恩。记得很清楚:2002年3月25日。株洲。
他从事IT职业。1.65M的身高并不影响他的儒雅气质。他对职业和未来的良好规划、敏捷的思维和出色的分析学功底加以懂得换位思考的习惯,成就了他执着上进的个性。这就是他深深吸引我的地方。我问他,为什么爱我?他说,因为你上进、体贴、愿意和我分担生活的责任。想起《红楼梦》,论美貌,黛玉或有不及宝钗者,但宝玉却终生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因为黛玉乃知己者也啊!
从此,有了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有了午夜时分的辗转反侧,有了情侣之间的小题大做和破涕为笑,更有了一些朴素的小浪漫,落絮轻沾般落在头发、睫毛、衣服上。你听见歌声么?那是挂在伞沿上的雨滴,那是溢出心灵的笑靥,还有风儿刮过留下的呢喃。那时,他在株洲上班,我在吉首念书。我时常在电话里,一边看窗外的风景,一边细碎地向他诉说。大部分时间,却是他的信躺在我的邮箱里,看着我,无声无息。我轻轻的抚摩着,隔着屏幕,亲吻着,看了又看。
10月,他在株洲的一个很重要的项目砸了,便只身前往上海发展。我也来到东莞,经历着打工路上的风刀霜剑。无论多苦多累,一想起远方的他,就能灿烂着心情去上班。而在他饥饿、疲惫和流浪的许多日子,我的鼓励和安慰都如影随形。直到后来,他在一家贸易公司做中层主管,我的工作也有了起色,晋升财务部主管。在东莞这座时治白癜风南宁哪家医院好尚进取的城市,我开始过着如鱼得水的生活。有了一些闲云野鹤、平淡如水的君子般的朋友,有事业上诚挚交好的合作伙伴。面包即将温暖我们的生活。他说这辈子一定要我做他的女人,他照顾我一辈子,疼我一辈子。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呵!他信誓旦旦。
生活由一棵种子开始,长成枝繁叶茂,挂满他的牵挂和嘱咐。非典来临的日子,他为了几盒板蓝根和两瓶醋请假跑遍上海的大街小巷。在我不小心摔伤了腰的时候他会带着哭腔让我千万去看医生,在每一个不大不小的节日都会有他不大不小的礼物从上海快递到我的手中。他曾无奈地说老天太不公平,为什么相爱的人却不能长相厮守。他请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成功,一定要坚强。一定不要喜欢别的男人男人和女人之间能有的情话我们都说过了,就连将来小孩如果像我们一样个子不高,就要用最好的牛奶喂,还要让他打篮球。
故乡的小河是一条孤独的瓣子,可是这条亮湛的发辩也常常被洪水的魔手解开。那一回,水灾过后,父亲往村委会背救济粮回来,坐在堂屋里休息。不知是走得太急,没有接上气,或是其他,等母亲过来,他就已经过去了。绿草苍苍,百露茫茫,我父养我,我欲报之,我父逝世矣。那一段日子,我神情恍惚,悲痛欲绝,仿佛路边一根软弱无力的小野草,被如注如浇的倾盆大雨狠命冲涮着,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脚下跌撞不稳的人生,心情灰暗到了极点。他触摸到了我心上的那块寒泠的坚冰,极力去温暖它,融化它,他说失去了一个肩膀还有他那里的肩膀和胸膛可以作为一生的依靠。除了他,谁是收留我悲伤和眼泪的地方?
我在日记里写满他的名字,日记里有他为我唱歌,有他为我削苹果。亲爱的他,就像无处不在的盐溶化在水里,我的空气中到处都留着他的味道,千丝万缕。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时常在心底这样问他。2003年,上海之于我是一场不离不弃的想念。
国庆节他来了东莞。带来了我整个季节的幸福。那时候,南方炎热的太阳照耀着这个城市的上空。高大的棕榈树在风中轻轻摇曳。我蓦然想起中国最古老的一句情诗,候人兮猗。春暖花开,绿染桑林,纯洁而健康的男女,在野外一见钟情。最喜欢做这样的事,坐在他身边,听他说话,看他的样子。我看见幸福的样子,安祥而满足,却没有觉察他眼中的游移,真的没有。幸福中的女人都是弱智的,我尤其如此。
他回到上海,我一如既往思念他。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11月上旬。到了那个季节,南方的树木不时有落叶飘下来,砸在肩上。我有一天忽然明白,林妹妹为何不喜花开,为何会在繁花似锦的季节暗自垂泪。因为盛筵之后就是结束。很多、很美的爱情故事都是适可而止的。在他们相逢相爱的时候截止。11月中旬有一天他问我,波,要是我们将来不能在一起你恨我吗?你会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吗?这期间,我不停回味国庆的那些夜晚,它是甜蜜的,象融化在太阳底下的糖块,巴在心头,无计消除。我说,我相信你不会离开我,你说过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对吗?他却说,我怕照顾不了你,只会增加你的负担。我没有过分追究,或是忽略了他言语中的躲闪,笃定地道,让我们一起吃苦,一起面对人生。他一直很努力,坚持学电脑和英语。只要他不放弃,终究有一天会有所作为。
可是暴风雨始终都要来临,他并不容许你在乌云压顶的时候别过脸去。
11月下旬,他忽然问身边有没有男孩子喜欢我,如果有就给自己多一次机会。我知道了,在上海有一个女孩正喜欢他,他无法拒绝这一份感情,北京治白癜风去哪家医院比较好心里很矛盾。  那我怎么办?我痛苦地问他。他自责地说,他不是什么好男人,我们也许真的不适合,我们需要用一些时间来整理这样一份感情,又说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还说需要时间考虑。总之说了许多许多。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叹息爱情原一个很硬心肠的人。
11月底至12月,我人生的低谷。但,他沉重的呼吸,他浓郁的体味,他在耳边的低喊,,以及,他柔和的声音,他开怀大笑的模样,他喜欢的颜色,他鞋子的尺码,他爱抽的烟,他的种种这一切的一切统统都是那样令我肝肠寸断、令我无以释怀。我无法想像自己是怎样走过治疗白癜风哪里最好来的。独坐办公室眼泪会像断线的珠子,晚上回到家里用很残忍的方式对待自己,甚至动过轻生的念头。好像真输得彻底了,好像一无所有了。不敢相信一个细致入微到你的纸巾和内衣的男人,一个曾陪你走过一个人生低谷的男人,他会在你把自己交给他还不到两个月时间里变心,残忍地将你拖入人生的又一个低谷。
心里总有他来过的痕迹,有爱过挣扎过的痕迹。但,我决定不再找他,不去打扰他。我想如果注定难过,那就让我一个人难过好了!在一种巨大的痛苦中,我以泪洗面熬过20多天,他打电话来了,告诉我以前是骗我的,是他的朋友试探我是不是真心。他说,过完年上海的一切我都不要了,我来广州和你在一起,好不好?
我淡然,你的事情由你决定吧!心里却太息。就在昨天,我鱼缸里的一条金鱼死掉了。生活中总有糟糕的事情。但我相信他,我们和解了。驱散乌云没多久,他又告诉我他,而且很大,他的家人对他不好,他甚至过。他不怕死,他也没钱了,只有两块伍。他用一种坏坏的语气对我道,你能不能帮助我?我爱他,不管什么样的人生都要和他一起面对。我汇钱给他,很果断。我以为这是他想让我因失望而离开他才骗我这么做。我只是劝他走正道,不会轻易放弃。
春节的时候我们聚了,依然很和谐,却在尽力回避着什么。春节之后,他没来广州,哪里治白癜风好依然回了上海,依然让我放弃他。
这一次,我问他为什么还是要这样结果。他说他想留在上海,而且,他不再爱我。那个上海的她和他交往半年,她已经离不开他。哦,上海,那座大得令人心慌的城市,那座我26年人生之中未曾到达的城市,它冷静地割裂我的伤口,看鲜血汩汩从血管流出。美丽又残忍。我答应他分手,2004年1月29日那天写了最后一封信给他。我感谢他曾经对我的好,陪我走过一段艰难的人生,真心的祝福他并要忘记我,不要让每一次感情都那么狼狈。
那是春天,乍暖还寒,没有一只鸟在我的眼底飞过。爱情从我的怀抱里艰难地出走。我边写信边流泪,斑斑泪痕打湿了信纸。他收到信。怃然,说这一辈子再不会碰到第二个像我这样真心对他的女孩。
擦干脸上的泪痕,走在异乡路上。城市的灰尘经过疲倦的旅途,一层层寄居在鞋面上。我内心,已无悲亦无痛。他还有电话打来,就好像决定要搬家的时候,总有东西漏在原处,要分好几次才能理清。有一次告诉我咽喉动手术没有足够的钱,我依然竭力帮助了他。并非想借此挽回什么。真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美丽。在爱情的花朵中,我选择了宽容和祝福,也就无愧了。
当真正的一切尘埃落定,为了不再打扰他,也为了让他完整地幸福着,我换了手机号、邮箱、QQ,和其他一切联络方式。不愿成为一种阻挡,不愿让泪水沾濡上最亲爱的那张脸,于是在这黑暗的时刻,我悄然隐退,彻底离开了他的故事和生活。
我又回到从前,把所有精力放在书本的日子。我孤单着,可是孤单并不一定不快乐啊。【责任编辑:男人树】         





 (散文编辑:江南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