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为自动化社区

登录/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论坛 大为产品论坛 气动技术论坛 > 承影
查看: 5|回复: 0

[产品应用介绍] 承影

[复制链接]

7068

主题

0

粉丝

1万

金钱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9-02-11 18:42:55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总是老的太快,却聪明的太慢.
   
    承影
      
   
    天气还算爽朗,乞丐从家里出来时,天空如怜悯地止住了泪水。乞丐的家坐落在天桥拱梁下面,家里只有一张床和一个篝火。床是由姜黄色的听纸板构造;篝火是由一只只废弃的打火机和一团团满是囊痕的废纸建造。每天清晨,乞丐从这里开启生活的勾画,夜里回归到床上,伴随着轰鸣的车声和细缓的流水声入眠,期待明天的轮回。
    乞丐没有穿鞋,泥巴在他的脚上肆意的涂鸦,且顺着透露出雨水在地表上留下清晰的足迹。乞丐一如既往地找到自己在人行道里侧的位置。因为人行道够宽,所以高速来往的车辆溅起残留在柏油路上的雨水还不至于喷溅到他身上。乞丐身上悬挂着本该是苍白色的T恤,灰黑和侥幸残留的白蔓延出张牙舞爪的线头。乞丐的脸倒是很白皙,如果把头凑进看就会发现乞丐把自己的胡须整理的非常干净,也或许是因为没有营养供应得原因吧,只是否法和胡须的繁衍速度比较慢。正因为如此,整体打量乞丐,除了光着的脚丫,乞丐还不止于用蓬头垢面来形容。
    可能是营养不良,乞丐的头髮和胡须长得挺慢的。也因为如此,整体上看来除了光着的脚,乞丐还不至于用蓬头垢面来形容。干净一点的乞丐,还是比较多的行人会靠近。乞丐就这样每天过着单纯简单的生活,就算是十倍速的时代,这世界还是有着这种原始而且没有效率的生活。
    乞丐蜷曲着双腿跪在地上,头默默地低着,渲染出罪无可恕犯人面对审判时的悲怜。乞丐敲打着面前的铁碗,迎接着时不时落入的声音。乞丐两手晃动的同时,偶尔用眼角偷偷地瞄着经过的行人,每个人都拿着伞,也都走得很匆忙。
    当雨水跌落时,铁碗发出叮叮当当的鸣音;当慈悲的行人投掷硬币时,铁碗发出铿铿锵锵的钝音;当附近居民施舍剩菜剩饭时,乞丐发出咕噜咕噜的混声;当乞丐厚颜无耻地追讨着行人时,行人发出声嘶力竭的骂声。因为铁碗的包罗万象,所以铁碗总是披挂着厚厚的污垢,侥幸瓢泼大雨,乞丐才懒洋洋地做着洗碗的动作。
    乞丐的生活很固化,每天程式般的乞求,一种逼迫不知觉间变成了虔诚。这种膜拜比任何庙宇里的祈祷都要单纯的多。乞丐跪在铁碗前,如捣蒜泥一样轻盈地晃动头碰触地面,即使人们纷纷掩着嘴慌忙闪躲,乞丐依旧全神贯注地膜拜着。乞丐从来不多想,他只殷切地希望能够永远这样单纯地用平常心生存下去,不需要奢华的目的,不需要抗负的责任。
    可是今天乞丐定位之后,没有如往常般磕头敲铁碗。乞丐迷蒙的双眼四处打量着往来的路人,眼睛里充斥着不同往日的失落。早上起床后,乞丐望着天空垂涎的雨帘,一辆银红色私家车载高速驾驶的过程中没有掌握好惯性,如发疯的野牛一般冲撞到天桥的柱梁上。沉闷而轰鸣的声响后,浓烟四起,烈焰滚滚。人们纷纷驻足,乞丐也翘首以待,踱步前去。很久后公安鸣笛而来,法医们从烧坏的车抬出黑乎乎粘稠的尸体,散发着烧焦的气味,人们纷纷用手按住自己的鼻腔。电光火石间,乞丐的脑海里泛起哲学性的思考意识,这种意识就好比原本安稳住在窝里的狗恍然大悟自己有机会获得自由并且诱使自己想方设法逃离桎梏般的危险。只要平坦的活下去,这种原始的本能似乎被乞丐所醒悟出的高尚的文明驱逐出境了。
    生存的游戏就这样结束了么?生存的意义就在于等待这片刻的审判么?我的平常心和我固式的行为的意义是在期待什么?我是在挣扎,还是在受命于命运的玩弄?现在的我是我么?乞丐使劲地用拳头捶打这脑袋,因为那里萌发了太多的痛苦,而且这些痛苦让他现在手足无措,影响了他的物质生活。乞丐欲哭无泪地望着车水马龙的人们,只看到他们脸上映照着冷冰的表情和僵硬的动作。乞丐患有白癜风要如何治疗低下头盯着搁置的筷子和铁碗,筷子裂开的缝隙和铁碗上的划痕似乎在嗤嗤地讥笑,慢慢地长处锋利的牙齿,露出血红色的舌头。乞丐吓得瘫坐在地上,双手支撑着后仰的身体向后挪动,慌乱的脚奋力地踢开筷子和铁碗。清脆的声响如同阴的响尾蛇一般窜进耳洞,柏油路上的公车扭曲了身型,白色的瞳孔暴长,嘶鸣着震耳欲聋的声音,缓缓张开滴挂着口涎的嘴巴,慢慢靠近。乞丐战战兢兢地抱着双膝和头,蜷作一团。手背触痒,乞丐的手条件反射式的迅速抽离。许久,毛茸茸的温暖贴在乞丐抖嗦的手臂上,乞丐狐疑且乞丐惘然地抬起头来,是只淡黄色毛搀杂着灰白色毛沾且从头到尾都粘染着灰灰的颜色的流浪狗。它的毛很稀疏,在后腿和肚皮两测透露着大片的粉红。脏兮兮的脸上镶嵌着灰蓝的眼睛,已经无法分辨原来色调的耳朵耷拉着。在它的深厚,世界已经恢复正常,天空依旧那样的灰,景致依旧那样的冷。
    乞丐发现铁碗里不知什么时候放多了张10元的钞票,乞丐看看了充满关怀的流浪狗,什么也没有说,然后如流浪狗似的伸伸舌头。一个女孩蹦蹦跳跳地走过来,信手扔下个硬币。伴随着钝重的声响,硬币翩翩起舞,进而越来越缓慢,最后瘫倒在铁碗里,默默地。乞丐没有再膜拜,甚至连头也未抬气,乞丐歪歪脑袋,盯着流浪狗,笑,声音很洪亮。路人恐慌地看着他,嫌恶地转了个弯从乞丐身边绕过,步伐不仅加大还加快了些。
    乞丐自言自语,吃饭就是生存,睡觉就是生存。我们的价值是一样的。乞丐的眼睛泛红了,或许我的价值还不如你。乞丐蹒跚着步子,走到流浪狗面前蹲下身子搂住它的脖子。乞丐惬意的把头枕在它的头晌,用手轻轻地抚摩它的脊背。乞丐哭泣着说,我们有分别么?或许所有都没有分别……
    眼泪在乞丐的脸上画出妖娆的图腾,流浪狗挣扎出乞丐的怀抱,鬼鬼祟祟用黑色的鼻头嗅嗅铁碗里的11元钱,贪婪地瞅着乞丐。乞丐伸手抓起钱,和善地对着流浪狗问:“你饿么?想吃什么?我请你。”乞丐微笑,扬扬手,接着说:“瞧见么,这才是生存的全部啊。”
    乞丐徒步走向另外一个乞讨的人。虽然是同行,但是这个乞丐的行头却比他专业的多,破碎的衣服和裸露的身体的颜色几乎全被黑色统治了,长长的头发锃亮的,黏糊糊地趴在后背上,更离谱地是竟然还可以在其中发现潜伏的蛆虫。他的整具身体还散发着腐蚀气味的恶臭。他的碗很空,因为连流浪狗都不愿意靠近他。
    乞丐怜惜地走到他的身边,这种怜悯正是他以往膜拜的。“你饿么?想吃什么?我请你。”乞丐背靠着阳光,光线在他身体曲线的边缘勾勒出金色的线条。坐在地上的邋遢乞丐惊慌失措地看着他,莫名其妙的表情跃然展现在脸上。
    “你饿么?想吃什么?我请你。”乞丐微笑着脸庞,不厌其烦地索问。邋遢气概依旧没有答复,歪歪脑袋,盯着乞丐,笑了,声音很洪亮。
    乞丐叹了口气,转身对着流浪狗说,为什么人丢弃了自尊后竟然连你都不如。你还知道到处觅食,而人只知道就这样守株待兔,一直到结束。
    乞丐拿着11元前来到超市门口,营业员如闷雷般的吼声把所有人震住了。
    “你干什么的,快滚出去。”营业员单手叉着腰,另外一只手指着乞丐大喝。
    乞丐抬起捏着钱的手,说:“我要买牛奶和面包。”
    营业员鄙夷地侧着头,说:“你站外面等着,我给你拿。”
    营业员转身指挥里面的同事从超市最下面的柜台收拾出一些过期面包和袋装牛奶,营业员声色俱厉地说:“把钱放下。”
    乞丐听话地伸出双手把钱放在玻璃柜台上,营业员把手里的面包和牛奶顺手一丢,然后冷冷地说:“喏。”
    乞丐弓下腰身,捡起面包和牛奶,用手抹了抹了上面的灰尘。营业员从一旁抽出拖把使出吃奶的劲道拖地,最里和同事们讽刺着乞丐。
    乞丐没有答理,拆着面包,走到邋遢乞丐面前,把面包递了过去。眼神呆滞的邋遢乞丐两眼泛红光,迅速地用手抓过,把面包往嘴里塞。乞丐把牛奶倒在地上,流浪狗低丢着头迅速地用舌头舔吸着,乞丐无奈的摇了摇头,把铝箔包丢到附近的垃圾筒去。看着一人一狗麻利的动作,转身离开,回到那桥下。
    乞丐回到家,乖乖地把铁碗和筷子搁置在一边,动作轻柔地睡倒在硬纸板上。天桥边灯火阑珊,水波迫不及待的翻腾着乞丐的思潮,到处觅食的流浪狗,摇尾乞怜的乞丐,麻木不仁的行人和能够换来面包和牛奶的钞票。乞丐翻滚着身体,无法入眠。耳边又传来尖锐的撞车声,乞丐似乎还能听到玻璃瞬间破碎的声音和看到人在临死前那乞望的神态,那声音犹如城市管理队员用绳索套住流浪狗,一锤锤砸向流浪狗的后脑时,流浪狗拿惨绝人寰的叫声;那表情犹如是自己许久前刚刚开始乞讨生涯时脸上的哀默。
    乞丐无法再从容地生活,他敲碗时感觉自己的筷子的运动的频率跟流浪狗吐舌头的频率吻合,他乞讨时总是东张西望地,谨慎且畏惧地偷窥着穿这制服的人群。几年来的风雨飘摇从没有让乞丐感觉到过窒息,仅仅一次偶然的车祸在乞丐的脑海里种植下叫做思考的种子。这颗罪恶的种子萌发,生长,蹂躏着乞丐的意志,而如今似乎想要撕裂乞丐的脑壳。
    乞丐精神恍惚地看到大货车司机面如土色的神情,听到耳边传来金石摩擦的刺耳声。乞丐茫然地感觉自己被强迫地跳跃起来,乞丐的头脑很温暖,好像小时候妈妈湿润的嘴唇的轻抚。
    依稀间,殷红色的潺潺水流声蔓延开,乞丐听见自己笑了,声音很宏亮。乞丐看到天上的云不停飘过,那颜色是童话里的白。
    乞丐想要昏昏欲睡,感觉身体惬意地快飘起来。有人拍了拍他的肚子,你饿么?想吃什么?我请你。乞丐摇晃着头脑。那人把椭圆型的物体塞到乞丐手中。空气中开始弥漫着面包的香味,乞丐的手本能地向香位的源头抓去,乞丐两眼泛着红光,迅速地用手白癜风医院去哪家最好把面包往嘴里塞。那个人把牛奶倒在地上,乞丐想也没想就翻过身体,趴在底墒,用舌头去舔吸。
    谢谢,乞丐恢复了点精神,向他道谢。
    那个人伸出左手,温柔地掠过乞丐的脸颊。说,你说你不安心地过你平静的日子,你想那么多事情做什么?这都是你自找的。以后还敢多想么?
    乞丐感激涕零地摇头表示否定。
    那人白癜风能不能治愈说,喏,给你。别小看这个碗,它能装饭、装水,还能装载路过的行人的零钱。
    乞丐不假思索地说,我本身就是乞丐。
    那人莞尔一笑,回答:乞丐是俗称,本名应该叫朝圣者,是世界上最虔诚最神圣的职业。
    乞丐意犹未尽的舔着双唇上残留的面包渣滓,附和地点着头。
    那人说,你应该为此感到荣幸,这是神眷顾的职业。
    “你要去哪里?”乞丐见那人准备转身离开,伸出手指以微凉僵硬在半空中,忽而十指紧扣。那个人回过头来,降低声调有些轻描淡写的说,那个碗是朝圣者的信物,你要好好保存,如果碰到和你曾经一样喜欢胡思乱想的乞丐,你要传承给他。有吃有喝有睡多好,思考是种罪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