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为自动化社区

登录/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论坛 大为产品论坛 气动技术论坛 > 扣弟
查看: 4|回复: 0

[气缸技术] 扣弟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0

粉丝

6万

金钱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9-01-11 21:34:41 |显示全部楼层


   
   
    扣弟
      
   
    小说:
    扣 弟
    孙立民
      
    我们说扣弟的故事应该从她失踪的时候开始。
    那天,大家收工回来,扣弟就不见了,问扣弟的男朋友大黑树,他也摇头,懵懵懂懂的样子,并显得很焦急。革委会主任斜眼盯住他看一看,觉得这个老实疙瘩不会扯谎,就说:“日他娘!没了个狗日的!”也就再没说什么。
    可是,队上的人却悄悄说:扣弟跑出去准是做“那个”。
    大黑树听了,气得发抖,但他不说话,只是将牙咬得“咯咯”的。
    大家认为,扣弟既然悄悄地跑出去就不会回来了。
    但是,包括大黑树,全队的人谁也没有想到,第五天的中午,扣弟竟然回来了!那时,革委会主任刚吃了狍子肉,正在门口剔牙。看见扣弟背着挎包打车上跳下来。二话没说,像拎只鸡似的将她拎进革委会的帐篷里去。
    筑路队上的人那会儿都在食堂吃饭。食堂是个只有顶,没有墙,下面围了一圈草席的棚子。这场面,大家看得清清楚楚,大黑树也看得清清楚楚。他似乎哆嗦了一下,碗差点儿掉在桌上,脸也一下变得煞白,仿佛谁当头给了他一棒,让他清醒,又让他发晕。他就放下碗,点上一支烟,缓缓地吸着,从食堂门前那条小路走到革委会对面的树林子边上去。
    大黑树的心情这时是很复杂的。他靠在一颗桦树上,一口接一口地吸烟,弄得他的面前像浮起了雾一样。他的心里这会儿也像飘着雾。那雾或浓或淡地隐隐走过,仿佛间就有一个影子在那里现出来,那是个娇小的、白晳的、梳着短短头发的女人的影子。她一忽儿走近了,一忽儿又走远了。他知道那是扣弟,是他从前心爱着的女人。他的心里忽然生出恨来,那心尖儿上就一剜一剜地疼痛,仿佛有把刀子在那里一下下地割着。他的手颤抖了,满脑子空洞起来,就一扬手,将烟头愤愤地摔在地上。这时,却猛听见扣弟在帐篷里喊起来。接着就是摔茶杯的声音,就听见主任吼:“狗日的嘴硬!隔离了审查!”
    扣弟冲出帐篷。
    这情况发生得有点儿太突然了,让大黑树愣了一下。接着,他忽然觉得有一种东西冲击着他,让他一点儿抵抗力量都没有了。就两手抱了膝头慢慢蹲地草地上。扣弟看见大黑树也愣了一下,但她马上走过去,站在大黑树的对面,说:“大黑树,你起来。”
    大黑树觉得自己似乎打了个冷战。扣弟的声音仿佛一股风,在他的心里吹起一片波浪。他揉揉鼻子,站起来,却依然低着头,两只眼只盯着脚下的草地。
    扣弟瞧着大黑树青黑的脸色,很不屑,把两手交叉在胸前,侧着身,用瘦削的肩膀对着大黑树的鼻子,问:“听见啦?”
    大黑树说:“呵呵。”把头一抬,目光从扣弟的头上越过去,落在树尖上的一只乌鸦身上。
    扣弟斜眼瞧瞧大黑树,又问:“听见啥啦?白癜风治疗标准
    大黑树说:“呵呵。”
    扣弟瞧他这模样,动气了。说:“你跟我来。”就扯着大黑树钻进树林子。
    大黑树本想是不动的。他是要靠这不动的愤怒去轰炸扣弟,去炸开为扣弟遮丑的漂亮脸蛋。可是,他的两脚却轻飘飘的,像被什么推着似的,跟着扣弟钻进树林子。
    扣弟不说话,只是拉着大黑树走。走得飞快。树条子在他们四周摇晃出很惊讶的样子,似乎在说:“幸福的人类怎么反而老是咋咋呼呼的?!”
    两人往树林深处钻,钻到老远的地方,在一块挺平的草地上站住了。
    扣弟两眼盯住大黑树,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就抓住大黑树的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问:“这儿跳不跳?”
    大黑树忙抽回手,低了头,嘴唇抿得紧紧的。
    扣弟又把他的手抓过去,按在胸脯上催他:“说呀!”
    大黑树觉得那儿就像脚下这片草地,很软,很热,里面像沸腾的岩浆。那温热烘烤着他,撩拨着他,让他的心也搏搏地狂跳起来,可他的嘴上就是说不出。
    扣弟叹口气,抓住大黑树的手,往腰上一按,问:“这是啥?”
    大黑树捏一捏。
    扣弟催他:“说呀!”
    大黑树的心里格登一下,说:“是钱?!”
    扣弟说:“对呀,是中科获品牌影响力钱。”
    大黑树的脸顿时像乌云压过来。说:“这么多钱,哪儿来的?”
    扣弟跷起脚,接住大黑树的脖子,把嘴唇贴在他的耳边,轻声说:“就是这几天挣的呵!”
    大黑树的喘息急促起来。他一下推开扣弟,几乎是吼着说:“干啥挣的?咱打上海跑这儿来上山下乡当知青,钻林子挑土篮挣钱,靠的是力气,可不是来丢人的!”
北京哪里治白癜风有口碑
    扣弟一下怔住了,脸色突然灰白得怕人。她茫然地望着大黑树,喃喃着说:“你也信他们说的?”
    大黑树扭开脸,不吱声。
    扣弟长长地叹口气,说:“好,大黑树,你过来。”
    大黑树凑到扣弟的身边。扣弟细细看他一眼,就一下抱住他, 翻倒在草地上……
    山林里好静好静。隔了一会儿,大黑树粗喘着翻了个身,仰躺在草地上,脑袋里想着扣弟刚才的尖叫。他坐起来,看见草地上有小片殷红的颜色。像一片耀眼的小红花。
    扣弟躺着不动。眼闭得紧紧的,问:“你信补骨脂针剂能不能治好多年的白癜风谁的?”
    大黑树垂下头,说:“信扣弟的。”
    扣弟听了,就一头扑进大黑树的怀里,“呜呜”地哭起来,哽咽着说:“你妈快病死了,可咱没钱,我我……我咋能让你两手空空地回去呵!……”说着,把一封电报塞在大黑树的手里。
    大黑树一下抱紧扣弟,泪珠子砸地上“哐哐”的。他又看一眼草地上那一点殷红的颜色,心都快碎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