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为自动化社区

登录/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论坛 大为产品论坛 气动技术论坛 > 干涸的瓦尔登湖
查看: 1|回复: 0

[真空产品技术] 干涸的瓦尔登湖

[复制链接]

7739

主题

0

粉丝

1万

金钱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09-15 01:37:07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天电话比较多,对此我是非常反感的,手机缩短了地理距离,却拉大了心理距离。说话容易了,就不必想念了。尤其是看到有些人接电话时一边炫耀新款手机一边扬扬自得踌躇满志我就满心不屑——世界没你还不转了。结果这两天老是在车上接电话,众目睽睽众耳聪聪,不知道有多少人鄙视我。不过没办法,不能辜负千里之外的朋友。我明白他们打来电话的目的,因为新疆一厂3月前我的工作单位马上就要拆迁,他们如果想继续留在公司,那么下一站就是天津。

  一个人一生总要四处走走,不可想象象刘亮程那样一辈子想呆在黄沙梁是个什么心理状态,所以他成名之后离开那里去了乌鲁木齐。有时候不想离开其实是离不开,不想离开或者执着只是个堂皇尴尬的接口。离开一个地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人是区域性的动物,高山大河轻易的将人类割裂,为了抹去或者保持这种割裂,不得不割去很多人的脑袋,结果即使如今的世界被叫做地球村,也还是四分五裂貌合神离。

  但一个人又不能一辈子风一般的四处漂泊,总有老了累了飘不动了不想飘了的时候,那时候你就得找个地方,反刍自己的记忆,从中汲取养分,来使自己安静坚强的努力活着,哪怕这个地方就是一道黄沙梁子。这样的人生或许是令人向往的,但仅仅向往而已,刻意追逐这样的人生在当今社会中显然是不合时宜的,好听一点是特立独行,难听一点就是精神变态。漂泊要面对更多难以确定的困难,而定在某个点上,即便有困难,也是可预见能排除的。植物总比动物要容易生存的多。趋利避害的本性加上巨大的社会存在压力使我们尽早的把自己种植在某处自认为适合的土壤里,在我们的动物<a href="http://www.lsdzl.com/bdfbk/bdflf/2079.html">白癜风可以吃鸡精防止发生不</a>性里注入植物的属性。

  当你对自己的未来已经定位在某个地方的时候,离开意味着否定从前的定位,从而一切计划变更规划作废,为此所做的努力要么白费要么打折,从前的积累要么丧失要么贬值。对于他们有的人来说,离开乌鲁木齐,丝毫不亚于明年的奥运会离开北京,甚至是变更在东京对国人的打击。

  胖子来电话说了将近一个小时,问清了这里的一切情况,包括一般到那里去购物,距离有多远。当他知道最近乐购超市离这还有十几站的时候,一口一个“我靠”。其实他那么是非的人这些早就心知肚明的,就是还想确认一下,是不是不是这样,结果还是让他失望了,因为我们不是上帝,客观是不会随主观改变的。他前几年在乌鲁木齐刚买了房子,按揭款就快付清了,由于房价上涨,已经小赚了一笔,正满心欢喜的准备再买一套,将来住一套租一套,可以有滋有味了过地主阶级生活。殊不知工厂拆迁,人员分流,要么去天津,要么办手续走人。和公司办手续快,好说好散,起码比离婚容易,但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到哪里去吃饭?这是一个严峻的问题,尽管我们都是大学毕业。刚毕业的时候去哪里工作都无所谓,几年下来,去哪里都不合适。工作就是一道紧箍咒,越念越紧,从想摆脱到无法摆脱。古希腊的奴隶脖子上的项圈上刻着:抓住我,别让我逃走!现在我们每个人脖子上还套着,所不同的是这行文字是我们自己长年累月辛辛苦苦的刻上去的。

  胖子是个家族观念很强的人,父母年事已高,虽已靠着党国的工资安享晚年,但还是要人照顾,他是长子,责无旁贷,去天津是图一己之私,就算扣上不孝<a href="http://www.0594ptaf.com/bblf/kyjj/525.html">请问儿童白癜风是什么表现</a>的帽子他也得受着。再者天津这边房价超高,在那边还可养<a href="http://www.wangbawang.com/yhyh/zdfw/m/852.html">白殿疯早期图片什么样子</a>家糊口的工资,到这里来家都成不了,仨月工资才够买一平米,还得不吃不喝。胖子忧心忡忡的说自己都30岁的人了,该结婚了,正准备十一放假到伊犁那边的准女友家过过门,我说你赶紧拉倒吧,那么远就是在乌鲁木齐也不能成,何况是天津,何况人家是老师?后来他又计算说现在29岁,明年结婚,儿子养大最少也得50多岁了,这样太累,还是响应父母的号召早结婚早生子好。我说你到这边来,直接找个二婚的,最好再带几个十几岁的小孩管你叫爹,那不就省事了。胖子说这个法子还真没有想到呢。

  大于要比胖子更加不<a href="http://www.lsdzl.com/bdfqw/bdfbz/m/1215.html">中科帮我走出了白癜风的阴影</a>幸,因为不仅买了房子而且还结婚了。再没有什么比让一个结婚的又有责任感的好男人抛妻弃子外出谋生更不幸的了。他打电话来问的也还是那些东西,不外乎衣食住行用,结果连连叹息说:“唉!算了算了,老婆还是先不要过来了,等要到了房子再说……”不过最大的不幸是我不知道他两岁多的女儿一年后再见到他会不会向他张开双臂。

  昨天的新闻报道说美国科学家发明一种新光学系统,在地球上拍摄太空的照片比哈勃望远镜还要清晰两倍,今天的新闻上有报道说剑桥的科学家又发明了一种新型纳米材料,可以用来制造微型监控设备,植入人的血管里,用以预知疾病。不知道明天人们又会搞出什么鬼东西。每天都有眼花缭乱的新事物纷至沓来,社会象一个草履虫,伴随着人类的欲望和想象,变成鱼变成恐龙变成猴子变成人,人又变成文字、锄头、歌剧、煤矿、油画、等离子电视、啤酒、涡轮发动机、大学、、电影、丝绸、双核CPU、股票、精神病医院、运河、雕像、智能空调、杀虫剂、踢踏舞、摩天大楼、死刑、磁悬浮列车、旗帜、拍卖行、网游、屠宰场、哲学、选票、红木家具、畸形胎儿、奥运会、WINDOWS VISTA、圣经、氢弹……

  “Impossible is nothing!”

  “Just do it!”

  终于我们做到了想到的事,吃饭可以不用嘴了,走路也用不着腿了,衣服可以抵抗月球上的阳光了,繁衍后代已经不需要了。

  我们把这个世界搞得如此复杂,象一张巨大的围棋棋盘,满是黑白经纬。我们都是棋子,每个子只要放进一个狭小的方格里,就不能再移动,直到被吃掉。我们能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单一,一旦越位就有裁判吹响哨子举起红旗,甚至上厕所也得填写离岗登记表。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是否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呢?

  有一种老鼠不管丰年荒年都拼命收集粮食,尽管陈年的粮食吃不完发霉烂掉。我们按照祖训传统像这些啮齿动物一样不停的给自己积累财富,房子车子票子,无穷无尽越来越多越多越好,结果我们很多人的生活变成了一艘沉入海底的明朝商船,满舱的珍贵瓷器,却动弹不得,因为生怕那些瓷器变成一文不值的碎片。拥有的太多,就失去了自由,失去了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人就变成得像蜗牛一样,至死都离不开那个沉重的壳。

  牢笼建成了,镣铐带好了,一切都丧失了,除了活着。

  有时候真想回家去种地,让自己过简单一点的生活,日出而作日没而息,下雨天就睡懒觉,晚上躺在房顶上看星空,听蛐蛐和蛤蟆唱歌。可是我深知在我的家乡种地的人们,过得比我还恣睢复杂,他们从来没有听见蛐蛐叫,有的只是天不亮连队的高音喇叭里传出催工的噪音。

  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一个行为艺术家,在海滩上埋葬了数百台电脑,以示对现代化的厌恶和抵制。如果辨证一点看,我们每创造一件看上去对我们有益的事物时,同时给自己挖下一个陷阱。福特把人们拴在了汽车流水线上,诺贝尔把炸药投进了人群,牛顿和爱因斯坦让落在了日本人头顶,而无数济时拯世试图在人间建立起天堂的政治家们,几次把这个世界推到了毁灭的边缘。

  原本这世上一个人在河边开一片地就可以生存了,而今我们面对庞大的迷宫,背负家产,不小心翼翼殚精竭虑就无法生存,即便是换份工作换个城市,也变成了生死抉择,我们还有面对真实生活的勇气吗?瓦尔登湖干涸了,湖里没有水,湖边也没有人。

  胖子最后还是决定要来,留下空房在那边升值。塞翁失马,但愿是福。

  2007-9-2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