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为自动化社区

登录/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论坛 大为产品论坛 传感器技术论坛 > 远航 第一章续篇
查看: 2|回复: 0

[应用介绍] 远航 第一章续篇

[复制链接]

419

主题

0

粉丝

877

金钱

金牌会员

发表于 2018-08-10 21:47:34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 第一章续篇
  

  远航 第一章续篇

  ——追梦

  

  

  她现在的老公是她的校友。人不是很帅,但勤劳,朴实,一点也不做作。这种人,迟早是要富有的。她的父亲这样说。

  史小雅没有再犹豫,她十分相信她父亲的眼光。她是她父亲的宝贝女儿,父亲是不会看走眼的。后来和事实证明,她父亲是对的。她更欣慰的是,他对她一往情深,关怀备至。虽然她不爱他,可是,他却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一年以后,他们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虽然在婚前,或是更早,他就知道她已不是处女,她的第一次或者早就给了她的初恋,或别的男人。但他不在乎,现在,他拥有的是她的整个人,是整个人。这就足够了,他要和她一起携手共渡此生。也正是这一点,,让史小雅下定决心,今生只爱他一人了。时间,会培养她对他的爱的。

  婚后,他们决定先不要小孩,先挣点钳再说。,把房屋翻修一番。也正是这个决定,让他们后悔终身。史小雅的思想太超前了,她的想法,竟然得到了她才老公的让同,他们商量着,先做点小生意,光靠种庄稼,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有钱。说干就干。他们学着镇上的人一样,先贩卖一些日用小百货,等稍稍有了积蓄,他们又租了一间门面,之后,再也不用风里来雨里去。他们二人同心,不到两年,就挣够了修房的钱。眼看着幸福生活就指日可待,可天有不测风云。房东眼红他们的生意,就变着花样来赶他们走。其实,就算房东他不赶他们,他们也会走。以他们现在的发展,这里的小门面已经不适合他们发展了。他们要到更有发展前途的地方去。这样一不来,他们顺水推舟,成全了房东,把货物全盘给了房东。虽然没有挣多少,但总的来说也不错。他们盘算着,在城里去做大一点。同时也该进行造人计划了。结婚两年了,父母都催促了好多次,早等着抱孙子呢。外面的流言蜚语满天飞,让人听了着实难受,他们一笑置之,忍着。

  城里的店铺很快就打理也了。他们一改以前的只卖零售,不做批发的老路,现在,他们什么都做,又请了两个工人。以他们二人有勤劳和精明,很快,生意就做得风声水起。钱,就像雪花般飘来,装鼓了他俩的腰包,银行的存款,也不断上升,终于,他们也成了有钱人。

  但烦恼也随之而来。又是三年过去了,他们的造人计划,始终没有成功。在这几年中,史小雅去过不少的医院,吃过不少的中草药,西药,但都没有什么用。她的肚子始终没有鼓起来。这种难言之隐,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也无处倾诉。大把大把的钱,又像雪花一样,飘了出去,到了别人的腰包。

  史小雅的心事越来越沉,脸上渐渐地失了笑容对于大多数的中国人来说,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可就是这样一个对别人简单得再简单不过的事,对她和方俞来说,却是如此难做支,怎么就那么难呢?中国有句古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方家,三代单传,不会到了方俞这一代,就要绝后吧?这到底是怎么了?双方父母都急了。中药西药都2016北京治疗白癜风zui有实力zui好的医院是哪问遍了,怎么也没有一点效果?要不然会是什么呢?看着同年结婚的人都有了孩子,方俞两口子心中不要说有多难过了,他们悔得肠子都青了,但又有什么用呢。他们就想不通,当年,他们怎么就那么爱钱呢?乡下人,乡巴佬,你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是个乡下人,不会因为你住在城市,或是生活在城里而改变。传宗接代,是年青人应该担负的责任和义务,更不因居住的改变而改变。无后就是不孝,他们不想不孝,他们更要和命运抗争。

    

    

  第二章 漫漫求医路路

  史小雅是个不服输的人,越是弄不明白的事,她越日是较真。她,固执地往返于各种专科,各种疑难杂症医院,后来经人指点,去了生殖专科医院,这才算是走对了地方。

  医生是一位约四十上下的女医生,她看了史小雅的病历,又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最后得出的结论还是和以往的一样:一切正常。史小雅快要疯狂了,这种日子,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到底是怎么了?她不知道。

  她当然不知道,没有医学常识的人都不知道。像这种病,应夫妻二人同时疹治。那女医生轻描淡写的说:

  “明天叫上你老公一起来。”

  “为什么要叫上他一起来?”史小雅不解的问。

  “你又没问题,那就是他有事了。检查一下,对你们都有好处。如果真是他有问题,就好办了。”女医生头也不抬,刷刷地边写着病历边说。然后哗地一下,扔出病历给史小雅。

  “下一个。”女医生不紧不慢地叫着。

  史小雅弄不明白:这女人不能生娃,关男人什么事?男人不是只管播种,坐等收获吗?她不知道这话如何去跟方俞说。说不定,这还会惹怒他,或许,他们的婚姻已走到了尽头。要是真的失去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也不可能再有像他这样的人了,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对她这样好的男人了。想到这里,她的心就暗然了。

  不知道从何旱起,史小雅的心情就变得十分的底落,情绪也不高。她的睡眠开始减少变浅,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恍惚。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病态,反正,她心里不好受,她好想问一问医生,但她终究还是没有问。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

  回到家,方俞见她气色不佳,关切地问:

  “不要太在意,你怎么了?”

  “嗯,”史小雅回过神来。

  “医院怎么说的?”方俞问到,他倒了一杯水过来

  “哦! 医院。。。嗯, 医生。。。哎呀。就是那么一回事,还不一样。”史小雅还没有想到要怎么去和他说,就随便乱说了一通。

  “你不在紧吧?看样子很不正常。是有什么话要说吧?”方俞见小雅说话吞吞吐吐,故意掩盖什么,猜到了。

  史小雅不说话。

  方俞看她欲言又止,神思恍惚,突然很是担心,他一把把她拥入怀里,喃喃地说:

  “咱们不要孩子了,只要你好好的,我只要你,听到了吗?你看,这几年,我们不是一样过得很好?以后,我们一样会过得很好的。孩子,是一种责任,我们对孩子要付责。没有,对我们反而还轻松点。两个人的世界,是多么的浪漫,多么的自在。这多享受。今生有你,我足够了。”

  史小雅长时间无语。

  但她心中酸酸的,泪水忍不住掉下来。滴在地上,溅起小小的泪花花,落在地上不见了,只留下一滩水渍。他越是这样说,她的心里就越是难过。她一定要为他生一个孩子,那怕耗用此生,她也在所不惜。她是这样想的,也要这样做。

  终于打定了主意。

  “方俞,”

  “什么?”

  “我想和你说一事情,你听了不要生气。”她突然正经地说到,反而把方俞逗乐了。

  “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要你这样来吓我。你这洋器丫头片子,吓得我不轻。我还以为你怎么了,结果是骗我的,逗我玩呢。我让你逗,让你逗。”说着,就伸出手,要挠痒痒。

  史小雅本来就怕痒,还没等他痒就忍不住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不过,她很快止住了笑,她真的有事。

  “真的,要不你先听我说完?”

  “嗯,”方俞一副洗耳恭听的白癜风吃中药好的快吗样子,

  。。。。。。

  屋里顿时安静得能够听见彼白颠疯每月治疗费用此的心跳。

  终于,史小雅说话了。

  “ 就是那个医院里的医生说,要你也一同去检查。你没有意见

  吧?”

  史小雅终于说完了。

  等了半天,才憋出这么几个字。方俞这样想,心中忍不住好笑。

  “不就是一起去医院吗,这有什么好难的。什么时候去?”

  “明天。”

  “好,就明天。”说着左手食指又动了动。

  “这下你跑不掉了。。。”

  屋里一片欢笑声,又是跑步声,还有杂志掉在地上的声音。。。。

    

    

  医院永远是医院,这里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人。生命,有时真的好脆弱。脆弱得有时经不起一点点的细菌的破坏。史小雅感叹到,她同时也为自己是这中间的一员而感到可悲;在二楼的过道上,有许多的孕妇,她好羡慕她们,看到她们幸福的样子,史小雅心中酸酸的,不敢多看,却又忍不住多看。

  他们来到四楼,昨天看病的地方。诊断室里只有李医生一个人在。她此时正在忙着写什么东西。听见脚步声,她抬起头,一看是史小雅和一个男的,想想就是她老公吧。李医生和蔼地笑笑,对他们说:

  “来了。坐吧。”

  他们坐下后,方俞才看见,这是一个四十多岁女人。眼角已有深深的皱纹,长长的眉毛下,是大而有神的眼,高高的鼻梁下,是一双厚重的唇,上面还涂着玫瑰色彩的口红。脸又圆又宽,配上有些松驰的眼睑,也不难看,稍显肥胖的身体,把宽大的白大褂衬得刚刚好。

  “你好,李医生。”史小雅说到。

  “来了,坐下说。”

  “这是我老公,方俞。”

  李医生看了看方俞,

  “你们的病历我已看过了,像你们这种情况,应夫妻同诊治,既然来了,就让方俞做个检查。先查个精液,花不了多少钱的。”就完就刷刷地写下一张检查单,撕下来给了方俞。“先缴费,再检查,然后拿来给我看。”

  看着李医生大笔一挥,钱就大把大把地飞几十几百地,不容谁分说,规规矩矩去交钱。钱钱钱,命相连。真是命相连。为了小生命,钱财何所谓。花吧。花吧。

  精液提取室在靠近最边上的那间屋。看着方俞进去的背影子,史小雅迷茫了,她不知道,等待她的,又是什么样的打击,她或许承受不了,或许是没事,或许是。。。她不敢想象。或许更糟,她不知道,头都要炸了。

  几分钟过去了,十几分钟又过去了,方俞终于出来了,他手中拿着一小杯液体,走向另一个检测窗口。

  “半小时后来拿结果。”里面的人说。

  他们无语,只好在外面的长椅子上坐下。

  此时的方俞,他是有压力的。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他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一直以来,都以不是小雅的问题。但就算是这样,他一样那么爱她,她已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如果说上天要让两个相爱的人相爱要以没有小孩为代价的话,这个代价也太大了。他这样想,两人各自都想着自己的心事,手却紧紧地握在一起。过道里,人渐渐多了起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方俞。”检测窗口传来叫喊声。

  方俞走过去,拿了结果。“拿给医生看。”

  “谢谢。”方俞说,史小雅也站起来,他们一起走向李医生那里。

  李医生那里正好没人。他们径直走了进去。

  “结果出来了。”方俞说

  “拿来我看看。”李医生伸手来拿。

  史小雅他们坐下,等到听结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