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为自动化社区

登录/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论坛 大为产品论坛 气动技术论坛 > 与君相交淡如水——爱上一条狗
查看: 5|回复: 0

[真空产品技术] 与君相交淡如水——爱上一条狗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0

粉丝

3万

金钱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04-16 22:39:56 |显示全部楼层

与君相交淡如水——爱上一条狗
  

  与君相交淡如水——爱上一条狗

  ——沉船

  

  

  “相交”、“离开”,很不可思议的两个词,即便交叉如何异常色彩纷呈,分离总会迷离若失,即便之前建立自认为多么牢不可破的自信也是如此,空间变换,时间推移,开启新的篇章,踩踏陈旧尸骨。

    

  “他”或“她”,我不晓得,不曾关心,也不重要,以下用“君”称呼。

    

  君就住在我们小区的大门口,一身黑衣,凌乱的长发,瘦削而阴冷的脸,兢兢业业把守着大门,与我蹲坐齐高,眼神阴郁而恣意,所以小区的人们与君甚少来往。

    

  我天生不惧犬,爱也谈不上,但懂得面相,看的出他们脾气大小,当我第一次与君相遇时,或许感受到其阴冷眼神中的温柔,不由自主蹲下伸出手,君仅是冷冷地打量着我,从上到下,由左至右,最后四目相对,依然冰冷。我很尴尬,于是勾手指,拉鬼脸,出怪声,试图打破僵局,君依然无动于衷,直到其主人一位老大爷怒气冲冲跑出来,我不得不灰溜溜地逃之夭夭。

    

  随后的两周,我回来时,总会蹲下与君对视,我不清楚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似乎是想读懂君的心,虽然这很荒谬,君动也不动,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很希望君能读懂我的心,这时总会伸出手掌,寻求认可,迎来地依然是冰冷目光,我不气馁,天天如此,老大爷也不再撵我。

    

  第十三天,当我伸出手时,君的眼角微妙地蠕动了一下,我相信君笑了,笑得令人沉醉,心惶惶然,我向前想摸摸君的头发,君的眼神立即恢复冰冷,我不由得又缩回来,冲君笑了笑,表示自己的唐突。

    

  我相信矜持已打破北京哪里医院看白癜风最好,与君的距离非常近了,近到只差摸摸君的头,有时我向四周张望时,君会跟着一同转动脑袋,我做怪相时,君会眯缝着眼睛,让眼神变的柔和,我学着吠叫两声,君闭口不言,结果路人诡异地目光全砸在我的后背……

    

  第十九天,当我依照惯常探出手掌时,君站起来,舔起我的手心,热热地,心也跟着热起来,我不由自主摸起君的头发,君很顺从的爬下,一股热流从心脏流到眼角,我擦拭那点湿润,君的毛发也跟着粘粘地北京中科医院骗人,眼睛依然冰冷,但我能感受那份柔情,从君温热的唇舌上。

    

  慢慢地,我与君开始并排蹲坐地上,双眼凝视着来来往往穿越小区大门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我想学君用阴冷的眼神凝视这世间,但却缺乏足够威慑世人威仪,当有人想勾手指,吹口哨挑逗我时,君总会怒喝两声,吓远犯境者,我抱起君的头表示感激,君眯起眼,高抬起头,接受感激。

    

  不久,我开始对君的食物滋生出兴趣,黄黄地,粘粘地的一大坨,“好的东西并非有好的外表”,我试图证明这句话的严密性,用手指蘸了一点点,用君经常舔我的方式大口舔了一下手指,“但不好的东西大多也不会有好的外表”,这是当时掐住脖子得出的结论。从此,我经常会分些自认为好点的东西给君,大概我俩的口感相差不大,君总不客气的收下。

    

  我很喜欢与君聊天,虽然不期望能回答我什么,但安静的倾听正是对我最大安慰,我讲述着童年的天真,讲述着父母的白发,讲述着工作的烦恼,讲述着人世的逐利,讲着讲着总会酸楚,君总会冷冷地凝视着我半晌,然后低下脑袋,我摸着君的头发,破涕为笑。

    

  我不知道这种生活是否会永远继续,却情愿一成不变。人生是多舛而卑鄙地,美永远无法于实体永恒存在,当我三月零七天再次来到熟悉不能再熟悉的绿漆门前时,空落落的院落里只余下空落落的一个小铝盆,“这狗个头太大,最近总有人反映到派出所,被迫卖了,大概已经进饭店了吧。”我木讷地摇摇头,我知道相遇的终点是分离,但我真的舍弃不了那份牵挂,不过是条狗而已,我自言自语,却忘记不了,忘记不了那双冰冷而温柔的眼神,忘记不了那只温热粘腻的舌头,忘记不了凌乱而滑顺的长发,不想忘掉,更不愿意忘掉。

    

  我哈市治疗白癜风医院很想做个能痛痛快快哭泣的人,但我终究没有哭出来,即便心中装满君眼睛对我的理解。我唯有乞援轮回的仁慈,能让我与君在茫茫六道中再次重逢,哪怕仅是转瞬即逝的一次回眸,或者是轻轻地一声“汪——”

    

  七天了,早上、傍晚、午夜,我经过大门时,总忍不住回望那座空落落的院子,我不知道这种日思夜想的牵挂算什么,算爱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