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为自动化社区

登录/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论坛 大为产品论坛 气动技术论坛 > 这笔债,还给谁?
查看: 2|回复: 0

[真空产品技术] 这笔债,还给谁?

[复制链接]

2659

主题

0

粉丝

5351

金钱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04-16 22:23:32 |显示全部楼层

这笔债,还给谁?
  

  这笔债,还给谁?

  ——诗俞

  

  

  05年的暑假,我在贵阳一个文化培训中心补习!

  不知道是来到贵阳的第几日,我才慢慢的和我同桌讲话,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同桌,只是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现在已经记不清了,我们才坐到一起的!

  他是个男孩,很开朗的一个男孩,瘦瘦的,也很高,小帅小帅的,他的名字叫聂玺,很可笑,这两个字,在认识他之前并不知道怎么读。

  那个时候,对未来,很迷茫!所以,对于学习,总是在坚持与放弃之间徘徊,当然,一旦有机会玩,决不会放过。有一天下午,他说他要去帮人家发传单挣钱,问我要不要去,那个时候,给人发传单很便宜,才十块钱,已经记不得十块钱要发多长时间了,因为我们是下午放学才去发的,那天,我没事做,就和他去发了,第一次发传单,第一次挣钱。当然,他也是。

  他推着一辆自行车,这是他每天来上课的交通工具,他说他家离上课的地方并不远,只是走路的话要20分钟左右。我走在他旁边,他推着,偶尔,我也会和他推一下。走到人流量多的地方,我们就停下来发,刚开始发的时候,很害羞,但发了几分钟后,觉得其实那并没什么好害羞的。

  发累了,他问我:“想吃什么?我请客!”“真的?你请客?你有多少钱嘛?”其实我知道这样直接的去问人家有多少钱很不礼貌,可是出于我们都是学生,学生嘛,身上带的钱并不多,而那天,我身上一分钱也没带。“不用担心,你想吃什么都可以,”他很大方的回答,听到他这么一说,我便放心的想我要吃什么了,我看到路边有西瓜汁卖,看起来很好吃,其实在那之前,我并没有吃过西瓜汁,因为家在农村嘛,吃到的都只是那一个一个的西瓜,西瓜汁,没见过。而来到贵阳后,看到了,就一直很好奇那到底是什么滋味,可是一直都没有买,因为很贵,一杯4元钱。那时候因为口袋里的钱不多,所以4元钱就觉得很奢侈。“我要吃西瓜汁,好不好?”我很小心翼翼的问他,他说:“没问题,你在这里等,看着车,我去买来,”我怀着一种如愿以偿的心情等,可是,他却给我买来一颗雪糕,当然,他的也是雪糕。我记得,当时我很生气,拿着雪糕,直接想把它扔了,可他却说:“你就委屈一下自己,把它吃下去好不好?西瓜汁白癜风初期好治疗吗,买的人太多了,排了长长的队,很难等,所以才买雪糕的,不要生气嘛!”他这么一说,不知为什么就不生气了,印象里,他那句“你就委屈一下自己,把它吃下去好不好?”一直刻在心里,直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吃完雪糕后,我们又继续发,走到一个卖烧烤的地方发,那里的人流量特别多,很好发。发了不久,估计是经不住香香的烧烤味吧,他又问我:“要不要吃烧烤?我请你!”“又请?”“嗯,这里的烧烤很好吃的,试一下吧,好不好?”“好,你去烤来,我在这里边发单子边等你!”我很自然的回答他,“好,就在这里等,不要走开,人太多了,记得看好车!”说完后,他就走了。大概十分钟过后,他回来了,可手里拿的不是烧烤,而是两杯西瓜汁。我直直的看着他,不说话,他就慌了,赶忙说:“你听我说,我本来是要买烧烤的,你看,那里人很多,而且,我很渴,所以就买西瓜汁了,你就再委屈一下吧,好不好?好不好?”我笑了,他迷惑我的笑,而当时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笑,拿着西瓜汁高兴什么是白癜风图片的吃起来。那晚,吃了一肚子都是水,但是,很开心、很开心!

  一个多月后,学校要开学了,得返校,就意味着要离开他们了,所以很不开心,最后一天来上课,心情很低落,因为第二天要离开的缘故。进教室时,头是低着的,走到坐位坐下时,头还是低着的,他推了我一下,手里拿着一个小米咤的玩具,向我微笑。

  “来,送给你!”他将小米咤当一样珍宝似的递过来。

  我接住,惊讶的看着他,然后忍不住笑开了。

  “对,就是要这样白殿的危害,这样笑着,很好看,以后要经常这样……”他轻轻的说。

  说完后,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帮我拿出书,因为要上课了。那节课,不知为什么,怎么听也听不进去。

  放学后,走出教室,我对他说:“寒假,你还在来不来?我想亲手做一样东西来送你。”

  他说:“好,寒假,我们再来,到时候再见!明天就不能送你了,因为要上课,你回去后,记得,努力,我也一样!”

  我很用力的点头,然后,我们各自朝各自的方向走。

  寒假,我带着自己亲手画的一幅蜡染回到培训中心,想将这幅画送给他,可是,他没有来,一直一直都没有来,打他电话,停机,可能换号了。就这样,直到现在,都没联系上他。当然,礼物也就没法送出去了!

  他送的小米咤被珍藏了好几年,直到去年,家里重新装修,才找不到的,可能妈妈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将它丢了吧!他的脸在回忆中也模糊了,可是直到现在,他的名字,聂玺,这两个字,没法子忘记!

  好几年过去了,常常觉得欠了这位同学一笔债,一笔可以归还的债。去年,一位来自奥大利亚的朋友来玩,看到那幅蜡染,然后她说什么也要要那幅蜡染,我说给她重新做,她也不,说非要那幅不可,没办法,只好将那幅送给她,她得到后,抱着我到处乱亲,还一个劲的说:“宝贝、宝贝,你真好、你真好!”看到她笑得那么开心后,不知为什么,反而觉得很安慰,也许,我应该将这笔债转还给另外一些人类,给似曾相识的面容,那些在生命中擦肩而过的人。

  我喜爱生命,只要生活中一些小事使我快乐,或使他人快乐,活下去的信念就更加热切,尽管是在平凡的日子,都觉得活着是很美妙的。这份信念,来自那个小米咤的延伸,因为它曾使我发自内心的快乐过。这笔债,将不停的还下去!

    

  

  联系方式:(OICQ)24403466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