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为自动化社区

登录/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论坛 大为产品论坛 气动技术论坛 > 青田糖糕wqlrrtiy
查看: 2|回复: 0

[真空产品技术] 青田糖糕wqlrrtiy

[复制链接]

632

主题

0

粉丝

1289

金钱

金牌会员

发表于 2017-12-07 19:05:12 |显示全部楼层

每逢农历十二月,我的奶奶总是嘀咕那句民间俗语:十二月糖糕送过年。奶奶是在提醒我母亲,就快过年了,要着手准备炊青田糖糕。
说起青田糖糕,它有自己的特色,刚出笼的糖糕,热气腾腾的,吃起来甜而不腻,柔软香醇。迫不及待尝一口,满嘴的箬香和米粉香,留在嘴齿间;再细品之,丝丝回味尽在舌尖。糖糕品种多样,一般是糯米粉加糖,叫糖糕;掺些番薯丝,叫做番薯丝糕,中间夹些五花肉,叫肉糕;还有可以随自己口味加点花生、红豆、红枣和桂花、橘皮等等,品种繁多,口味各有独特之处。
记得小时候过年,当村里一缕缕炊烟袅袅升起的时候,灶台上的糖糕香味早已溢满村庄。最高兴的要数我们孩子了。我们从村头跑到村尾,奔跑呼告。快来看呢,李大婶家要炊糖糕喽,快走哦,金大伯家要炊糖糕了,我们就像活泼的精灵,看着大人们忙活的情景,打心里乐着。
最难忘的,莫过于自家炊糖糕的情景。一到农历十二月,为了炊糖糕这事,家人就忙开了。父亲抡起斧子,前往深山,背回粗大的松木,横倒在地,一段段锯好,并高举斧子劈下一片片柴木,干得热火朝天;母亲挽起袖子,精选糯米,糯米滑溜溜跳入箩筐。母亲挎起箩筐,推开磨盘,往磨眼一把一把地添米,在叽哩嘎啦声中,忙得不亦乐乎。过了小年夜,杀了自家的猪,以备过年,年味越来越浓了。家家户户着手炊糖糕了。记得在炊糖糕的那天,母亲总是忙里忙外,一脸的喜悦;我也欢天喜地,里里外外奔跑。母亲围着灶台,把洗净的箬叶倒入煮沸的水,浸湿一下,就捞起,然后在竹蒸笼里有条不紊地叠铺箬叶,紧靠蒸笼里壁,层层紧挨,依次折叠排列,造型极像四周封闭的天然屏障。母亲蹲下身子,不断左右上下观察箬叶叠放位置,右手紧握剪刀,小心翼翼地剪去箬叶的粗柄。经母亲一番巧弄,箬叶叠铺得齐齐整整的,像是一个温暖的蒸笼小窝。母亲不顾擦拭额上微沁的汗水,继续忙活着,在一个大大的木盆里倒入糯米粉,并冲入带有箬香的温开水,不时搅拌糯米粉,只见洁白的糯米粉,在母亲的双手下翻滚着。不一会儿功夫,大大的一团米粉紧紧地粘连在一起,任凭母亲双手使劲搓压,也不会松散,富有韧性。搅拌好的糯米粉,把它乖乖地滑进蒸笼。当铺好浅浅一层糯米粉,就放一层五花肉,或花生、橘皮之类的。依次放了三、四层,可见青田糖糕的制作过白癜风如何做出初步的判断程是相当讲究的。一切制作工序完成后,盖上蒸笼盖。
这时候,父亲已经把火烧得旺旺的,快乐的火苗在灶膛里头欢快地跳跃,袅袅炊烟把厨房变成了一个美妙的世界。我依偎在父亲的身旁,眼巴巴地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等着吃糖糕,父亲却告诉我,糖糕要炊上十个多小时,我听了扁扁嘴。从白天一直等到黑夜,四周静谧极了,我不时地打着哈欠。但糖糕散发的香味,一直在诱惑着我,一个激灵,我又挣扎着醒了过来。看着锅里糖糕还在炊着,我却嚷着要吃糖糕。母亲却笑呵呵地说:小馋猫,糖糕还没好呢,明天早上起来吃吧。我嘟囔着嘴,瞪着大眼,理直气壮地跟母亲说:你跟爸爸不许偷偷吃。母亲摸着我的后脑勺,轻柔地说了一句:傻瓜,不会的,你先睡吧,明天就可以吃了。听完母亲的话,我不安的心静下来了。瞌睡虫又回来找我,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只记得自己在梦中吃到甜蜜的糖糕,任凭口水直流。
第二天,天一亮,我一骨碌地从床上爬起来,拖着鞋子,一溜烟地滑到灶台旁。一股糖糕的浓香,扑鼻而来,我迫不及待掀开蒸笼盖,眼观八方,一看母亲已出去喂猪了,我诡秘地一笑,口水不自觉地爬上喉咙。我猫着腰,禁不住地伸出食指,在滑溜溜的糕面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了一食指的糖糕,快速放进嘴里,美滋滋地舔着,并来回吮吸食指,甜丝丝的,一点也不腻。好吃极了!我在心底暗暗地赞叹。此时,听到外面簌簌的脚步声。不好,母亲喂猪回来了。我跑回房间,一掀被子,躲进被窝,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只听母亲在跟父亲说:我们家出了一只小花猫,糖糕被偷吃了,你怎么不盖好蒸笼盖呢。我在被窝里偷着乐。我再治疗白癜风到底需要花费多少钱也躺不住了,跑出房间,跟母亲打趣道:妈,小花猫在哪里呢?母亲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嘴角,然后哈哈大笑地说:小花猫,就在我的眼前。我被母亲说得莫名其妙,极力争辩,我不是小花猫。母亲神秘地笑着说:不信,你去照照镜子。我一转身跑回房间,对着镜子,发现嘴角还残留着糖糕的印迹,真是哭笑不得呢!
说起糖糕的往事,更有趣的故事发生在我们这群无忧无虑的孩子们身上。我们一路奔走呼告,告知自家的糖糕炊好了。气喘吁吁地跑到同伴跟前,绘声绘声绘色地讲述糖糕的故事,眼里分明多了几分自豪的神色。我们每个玩伴的小袋子里,都装着自家做的糖糕,相互比较着,相互品尝着,相互争嚷着。谁家的糖糕色泽最漂亮了,谁家的糖糕味道最好了,谁家的糖糕最有特色了。其实,我们几个孩子都在争论自家的糖糕最好吃,都觉得自己母亲做糖糕的手艺最好。我还依然记得那争得面红耳赤的情景,现在想想,却是童年生活的一大乐趣。
岁月悠悠地过去,青田的糖糕的味道却越来越醇厚。在不同的年龄段,可以品尝到青田糖糕不同的味道;在不同的地域环境,可以感受到青田糖糕别样的味道;在不同人的心中,可以领略青田糖糕丰富的韵味。
我想,青田糖糕的浓香,早已飘逸在我的心间!
         





 (散文编辑:可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