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为自动化社区

登录/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论坛 大为产品论坛 气动技术论坛 > 星期六这夜
查看: 2|回复: 0

[真空产品技术] 星期六这夜

[复制链接]

978

主题

0

粉丝

2005

金钱

金牌会员

发表于 2017-12-07 18:37:49 |显示全部楼层



  星期六的夜晚总是与众不同,一群群红男绿女总喜欢在这夜里狂欢,释放自己久经折磨的身躯。俗气,非常的俗气,然而任何人都不能逃离,逃离这闪烁着霓虹灯的地段。我也不能免俗,同样地屈身于这个让我深恶痛绝酒吧——STORY IN TOWN。

  唤上凉啤酒,端在手中一口一口吞饮。嘴边哈出的白色雾气附着在薄薄的玻璃杯上,穿过喉咙直落肠道的酒水冰冷、刺痛。抬起眼睛打量一遍四下周围,时不时进来浓妆艳抹的小姐娇笑着拉扯看起来颇为英俊的男顾客。不消片刻,便成对出了这个恰似被黑暗吞噬之地。有进口便有出口,这是不变的道理。所以,虽然出去了很多对然而酒吧里的人流并没有实质性的减少。自衬毫无亮点的我,蹲坐在让人难以发觉的角落里饮咽着啤酒,本应该无人上前问津的。但,我错了。一名身着红火的女郎穿过层层人群径直走到我的旁边优雅的坐了下来。

  “怎么?心情不好?”女郎点了一杯啤酒,转过来问道。

  半米的距离,终于看真切了她的面容。微红的双腮,朱红性感的嘴唇,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个赏心悦目的美人儿。但前提却是除却她的那双眼眸。不得不说,若是将这些部位拆开来瞧,都没有任何缺陷,甚至可以说精致。然而,那双眼镜中的瞳孔深处却存在着一处空洞,一处显而易见的地方。倘若不经意,也许不会发觉。我却是不成的。人的双眼是我认为窗口的地方,虽然每次都没有效果。但,多年养成的习惯,是已经成为改不掉的“恶习”了。

  “没什么,和别人一样。”我指了指摇摆在昏暗不清的空气中的男男女女,说道。

  女郎微微一笑,一仰头就喝掉了杯中两指宽高度的啤酒。我也不吭声,手指配合着酒吧里不知名的音乐敲击着吧台。乍听之下还真有那么点感觉,莫名兴奋之下愈来愈响,直到惊动了那名女郎。

  “你可真是个有趣的人,我没有引起你的兴趣,这毫无生气的桌面倒是令你感兴趣的多了。”女郎嗤嗤笑了一下,眼眸中的空洞缩减了一点。

  看着她那一下笑容,我突然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出奇的脸红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过来。手里的节奏停掉,心里的节奏未停。不可思议的,只是刚刚那下自娱自乐竟出奇的治愈了我这身“残躯”。四周墙壁上悬挂着或山水或人物或抽象的复制画,毫无理由的并排挨靠在一起,而又毫无理由地注视着我。“我俩”之间的空气层面像是被扭曲了般,变得看不清自己也看不清“对方”。

  “出去关于白癜风的一些普及知识走走吧,这里空气不大好。”

  “空气?尼古丁?”我环视周围却未见有人抽烟或是类似的动作。

  “不是尼古丁,只是桃红清血丸治疗效果好不空气。”女郎特意强调了一下,拉起我的胳膊就往外走。无奈之下,只能跟随着她的脚步出了酒吧。一出酒吧大门,冬季特有的寒风就朝两人席卷而来。女郎不经意地紧了紧搂住我手臂的双手,脖子缩了缩。

  “你猜我多少岁了?”

  女郎看起来不超过二十七,但在我想来必定更小。

  “25?”

  “你真会开玩笑。”女郎笑道。

  “26?27?”

  “谎话。”

  女郎依旧摇摇头,脸上的笑容更胜,眼眸中的那处空洞放大开来。诚然,我撒过谎,并且是不同程度的。然,这是不可避免的,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这样,不可避免。可,自从十年前那次开始,我的谎话几乎没有出现,无论女郎或是“她”都是。所以说,这次她错了,我没有说谎…。

  不知为何,此时此刻,一种飘渺不定的感觉游荡在我的周围,飘散在昏黄的灯光下,游离于清脆的高跟鞋落地声。十年前那一天的画面一如既往地破碎又重组,重复的出现在脑海中。那缕飘渺倏地冒出来将一幅幅不规则画面抽离出来又重新排列顺序,像是放电影般播放开来。十年前的情景从未有过的清晰、明了地出现在眼前,正如一副巨大的油画摆在自己面前一样,上边的妙处、上边的瑕疵都显露无疑。为何会变成这样?我不得而知,甚至以后都将不得而知…

  ■ ■■■■■■■■

  十年前的那天依然是冬天,但对我来说,那是未知的季节。“冬天?代表什么?”对于她的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回答。

  “大概是离别吧,电影上不都是这样放的么?”我面无表情地说道,眉头微微凑在一起。

  她轻轻转了一圈。白色的连衣裙扬起白色的雪花,白色雪花打在裙摆上融成白色水珠镶嵌其中,好似裙上本身秀有。死去的林荫小道,活来的苍白雪道都印有我们的足迹。不过活过来的苍白雪道更让我们喜爱,只因上边有我们存在的证据。

  “如果我走了,你会悲伤么?”

  “或许吧,一般情况下。”

  “一般情况下?如同猫猫狗狗死在路边一样?”

  “这能相提并论?”

  “能的。”她一面小心翼翼地踩碎路面的枯叶,悉悉索索响成一片,一面认真地说道。

  “大概不一样吧。”虽说迟疑了一下,但我还是给出了消白软膏在市面上多少钱明确,真真实实的明确。自此以后,我都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过这么明确的答案——不是自己思索得来的答案。

  接下去,她沉默了,我也沉默了。沉默沉沉地从空中俯压下来,如暴雨般笼罩住我们,余下的只有寂寥——真正的寂寥。

  “倘若我死去呢?”半晌过后,她率先开口打破沉寂。不知何时,两旁的树枝积攒了承受不住的积雪重量,吱呀作响。

  “不知道。”

  “不悲伤?不难过?”

  “不知道。”我老实说道。的的确确的老实,我实在想象不出那时的景象,也只能说不知道,其余的不得而知。就算今后有这样的机会,然而现在还是不知的,毕竟那时不是今时。

  “现在的你就如同《挪威的森林》所说的那样。”

  “死并非生的对立…。”

  “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她接着我还未出口的下半句说道。缄默,又是缄默,又是不同的缄默。除却我们存在的声音还有那毫无生气的树干摇曳声,这是那段时间中我所发现的不同。仅仅的不同。倘,我能更加仔细,则会发现其他地方的不同,身边的不同。然而世上有可以挽回的和不可挽回的事,而时间经过就是一种不可挽回的事。所以,我错过。

  “我要走了,不在这所大学了。”她停下了脚步,转头凝视我的双眼,缓缓说道。

  “转学?”

  “父母的原因。”她点了点头,脸上不悲不喜。我捉摸不准她心里想些什么,也拿捏不准接下去的内容。

  “你走了,我想我会寂寞的。”

  “你说谎…。”

  我使足全力去回想当时我与她说这两句话语时的表情。是悲伤?是痛苦?是难受?是无奈?是无谓?是茫然?亦或是无表情?但是当我将这些表情一一戴上脸时却发觉全都不是。我已经忘了这个——唯独这个。路上的枯叶也罢,道旁的秃树也罢,空中飘落的鹅毛白雪也罢,她轻舞的身姿也罢,这一切的一切我一毫不差的记得。就似写在日记本上的日记一般,一目了然。

  结果第二天,她果真如她所说那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什么时候能够再见面?我这样想到。

  但有一件事,不知她是否揣着离开。我时常说谎,只要有所需。但对于那次而言,我没有那个心思,也没有那下行动。

  因此,她错了,我没有说谎。

  ■ ■■■■■■■■■■■■■■■

  就像寻常酒吧男女一样,我与女郎在不远的酒店开了房。服务员十分熟练地递上房间钥匙给我,转身消失在转角处。奇特的,这期间那服务员竟没有问任何一句话,一直都是一言不发的机械地完成他的工作。我突然间想让那服务员说上一句,哪怕一句不相干的话也成。

  然而有些事情是不允许的,正如我现在想干的事情一样,不可能抛下女郎去做这种荒唐的事。

  房间的装潢不算糟糕更谈不上豪华,在这种不太宽敞的地方是绰绰有余了,毕竟两人不是度蜜月。做那事期间,我们两人一句话也没有说,颇有相顾无言的感觉,只有偶尔传出的呻吟满足一下视听需求。完事后,女郎赤裸着身体抽着烟,一口一口吐着淡灰色的烟团,袅袅升上空中然后消失,眼中瞳孔那处空洞更大。

  “你经常做这种事么?”虽然知道这种问题不应该出口,但我还是没能忍住。

  女郎熄灭手里的烟头转头注视我的脸,片刻后笑了笑,无所谓地说:“是啊,经常,不过是帅气的那种,今天特例。”

  “感觉很好?”

  “好?”女郎又笑了一下,不过看来像是自嘲,“也许比死好一点。”女郎站起身来四处寻找散落的内衣,一一穿好回身上,最后套上那件红色外套。

  “也许现在的我正如《挪威的森林》中写的那样。死并非生的对立…。”

  “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我紧接着说道。女郎那看似纤细的身躯难以察觉地颤了颤,背对着我停了下来,看不清表情。最终,女郎还是没有说话,沉默着走出了房间。我仍然沉默,没有出言挽留。

  记忆如烛光般闪烁不定,燃烧在三千烦恼下没有熄灭。然而,两人记忆的烛光委实过于微弱,两人的话语也不似十年前那般清晰。结果连句话也没说便擦身而过,径直消失在黑夜中,永远永远。

  这夜仍在继续,仍在进行的星期六之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